泥枫

→約定的夢幻島 全員推,cp雷艾
→A3! 主推一成團推夏組,cp一成泉/不吃一成任何腐

2019/07/27第三届雷艾安价
以为这次可以逼近结局结果还差临门一脚------不过也是相当接近了哈哈哈、快大结局啦!
可惜有一张坏了呜呜呜,太长了
还有最后一张是NE哥快速画出来的图哈哈哈哈哈

----------
安价规则
  1.由泥枫主编剧情,会在某些地方安插「骰子」或是「猜拳」。
  2.然后泥枫会骰数字或猜拳出来。
  3.当看到「骰子」或「猜拳」时,打出你们的想法,多荒谬都可以,但不开车,骰出来的东西一样就会采用那个想法。
  4.要先说出想法再骰东西。
  5.因为是现场打字,所以可能会咕一下下!
  前情提要:雷艾两人被一群幼鬼带离了结婚现场(?),用其中一袋手榴弹交换了一整束、幼鬼们所谓的「玫瑰花」。发现这里是不亲亲就没办法离开的地方后,两人满脸通红又僵硬的、在幼鬼们的注视下用面具亲了彼此,现在他们即将前往的目的地------罗德岛。
  「呐、雷。」行经的路上,艾玛轻拉雷的披风,小声的在对方耳边问:「罗德岛就是那个对吧,尤一位天才博士率领的那个。」
  雷稍微环视了下周围,幼鬼们分成两批一批走在他们前方、一批走在后方,见没有人特别注意他们后雷对艾玛说出自己的揣测:「有没有博士我是不知道,我只知道等一下要去的地方鬼一定更多。」
  艾玛慢慢消化着雷给的讯息,不知不觉已经来到疑似废墟的地方,眼前竖立着一栋像工厂的建筑物。
  「我们到了。」幼鬼们开心的拉开铁卷门,同时把盖在头上的斗篷拉下,雷和艾玛不自觉瞪大眼睛,因为它们头上都有类似兽耳的东西,说是类似是因为有的扭曲变形、有的甚至卷曲在一起看不出是什么。
  两人还在观察的同时猛地紧绷神经,看着一名穿着黑色袍子有着山羊鬍的青年从里头走出来,「你们又偷跑出去了啊。」听声音有些沙哑,可能比尤格的年纪还要年长10几岁。青年看见伪装成鬼的两人愣了一下,再次开口:「"你们......甚么时候去结婚?"」(向哥)
  艾玛还沉浸在幼鬼们有耳朵的疑惑中,雷则是率先回过神赶紧开口撇清:「不,那个......」
  「博士你傻了呀,他们是我们的秘密武器耶!婚礼是要偷偷进行的。」其中有着细长耳朵的幼鬼说话,并拿出了手榴弹继续说:「我们都处理好了,对吧?」
  艾玛此时才回过神,小声问着雷:「"雷,那我们什么时后结婚?"」(风哥)
  雷听着艾玛的窃窃私语脸猛地胀红,用一只手把艾玛的头压下去慌张的说:「笨蛋,你是傻瓜吗?难不成你是在回应我吗?说真的这时机也太糟糕了,笨蛋!」
  看着雷慌张的反应艾玛还没回应过来。
  咦,难道婚礼不是一种暗号吗?
  「咳,你们看到应该也差不多知道了。」那名青年稍微咳了几声,「这些幼鬼都是被拿来实验的,也就是说,罗德岛可以说是失败作的集结地方。」
  拿着手榴弹的幼鬼看向其他鬼:「你们几个,"愿意当我们的伴郎吗!"」(姜哥)
  其他幼鬼零零散散的从袋子裏拿出手榴弹,分别拿在掌上高声呼喊:「当然愿意!」
  「好,是时候反抗他们了,那个假婚礼根本是错的!」说完众幼鬼纷纷跑进仓库,留下青年一人和雷跟艾玛互看。
  青年确认鬼都进去后看着他们,「其实,我知道你们两个人是人类。」
  被对方探破身份雷和艾玛瞬间缩起脚,想着该如何逃离或歼灭这位青年。
  「等等!放心我不会害你们,毕竟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青年说着的同时摸了一下脸上的山羊鬍,「你们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被拿去做实验吗?其实是"因為他們都不用手榴彈"。」(卡哥)
  艾玛想起他们用一袋手榴弹换了一袋花的事,「所以说,因为我和雷进了这个村,你们条件都备足了、准备开始反抗了?」
  青年点点头,「对,然后你们两个也是很重要的人物。」
  雷稍微挡在艾玛面前,眯着眼看着眼前这名男子,「......不是说过不加害我们吗?」
  「但是你们没有发现、村口那两名眼神空洞的人造人,和你们的样子很像?」
  虽然艾玛还理解不过来,但雷已经把整合好的讯息脱口而出:「你的意思是......"他们是我们的粉头?"」(风哥)
  青年听到雷说的这句话再次回头确认幼鬼们出来了没,确定没有动静后再回过头说:「你们应该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一开始会毫无意识的在森林里吧?」
  艾玛猛地意识到,确实他们醒来前完全没有记忆为什么会来到这。
  看着两人陷入沉思,青年稍微叹了口气,「剩下的我不能再多说了,必须靠你们自己想起来,这一切的关联性。」
  「博士!我们准备好了!」此时幼鬼们从里头冲出,手里和身上的穿搭都显示他们已经准备好。
  青年看了一下雷和艾玛,把面罩戴起后大声喊:「我们出发吧!」
  但是众鬼前脚刚踏,世界就开始发出求求你们出发去结婚的声音。(姜哥)
  
  --TBC--

2019/07/13第二届雷艾安价

安价规则
  1.由泥枫主编剧情,会在某些地方安插「骰子」或是「猜拳」。
  2.然后泥枫会骰数字或猜拳出来。
  3.当看到「骰子」或「猜拳」时,打出你们的想法,多荒谬都可以,但不开车,骰出来的东西一样就会采用那个想法。
  4.要先说出想法再骰东西。
  5.因为是现场打字,所以可能会咕一下下!
      前情提要:雷艾两人在森林里起来,不知道为什么会身在此处的两人决定往深处前进。远处传来了拍手声,在树上查看的同时也捡到一袋手榴弹。发现是鬼的村落后两人决定悄悄浅进去,刚好发现一套鬼的装扮好雷趁乱告白了,然后不了了之。(???)
  还没踏入村庄,鼓掌的声音越来越大,映入在他们眼帘的是“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结婚(风哥)”
  艾玛和雷一起蹲在角落,对于眼前的场景震惊不已,艾玛还悄悄拍了拍雷,「这......不是在做梦吧?怎么可能有同样的人.....」
  「别傻了,是不可能没错,而且你仔细看。」雷伸出手指继续说:「他们的脖子没有标上号码眼神也很空洞,而且周遭的鬼虽然都在鼓掌却不见小孩子,有些鬼身上还穿着大衣。」
  艾玛探了探头,抱紧手中先前准备的一罐肉,「我们再靠近一点吧,这距离实在是......唔!?」才刚站起身身后就有东西撞过来,两人迅速回头才发现是一隻幼鬼。雷和艾玛紧张的互看一眼,已经有迅速逃走的准备。
  「等、等一下!」不料小鬼却紧紧抓住艾玛的衣服,大声说着:「"不要妨碍我cp结婚!"」(古董)
  艾玛和雷面面相觑,显然对此刻的情况不知如何是好。
  「往这边走!」幼鬼抓着艾玛往巷子裏走去,雷和艾玛只得跟上去,以不被发现是人类的走姿跟上去。
  当他们走到一栋建筑物前,一群幼鬼从里头冲出来,大声嚷嚷着:「“来来来玫瑰花买一送一!”」(以哥)
  艾玛终于不再被幼鬼拉扯着,警戒又带点困惑的退到雷身边。
  「雷,他们到底在说什......咦,他们手里的玫瑰花......」艾玛看见他们手上拿着的,竟然是用来吸血的那种花,而且看向袋子裏还有很大一束。
  雷仔细观察着他们,大家都相似紧张的紧盯着自己。叹了口气后雷压低声音说:「"我要全买送给艾玛。"」(风哥)
  虽然说了出来却不知道怎么付诸行动,毕竟他们也不知道鬼之间流通的货币是什么。
  仿佛知道雷在想什么,一位个子最娇小的幼鬼指向了他们装有手榴弹的袋子,「用那个跟我们换。」
  艾玛和雷听了心里一惊,这可是一整袋手榴弹啊,可不是说给就能给的。
  但众鬼都很执着的举起他们的手指,这画面看起来很是诡异。
  「我们需要,当然,你们也得跟着去。」
  艾玛看着雷点了点头,把自己手中的手榴弹交了出去。
  此时远方传来了一个声音。
  "这里是不亲亲就出不去的神奇地方"(风哥)。
  艾玛和雷听到了心有灵犀的对看一眼,更是很有默契的一起脸红起来,显然是因为这句话想到进村前雷莫名其妙的告白。
  两人呆愣着,幼鬼自动的把手榴弹拿来和一束花交换,雷看到也断断续续的说了句:「其实、这些是、送你的......」
  「什么?」
  看着两人迟迟不肯接吻,幼鬼们疑惑的歪头,「你们还不亲吗?不亲就没办法走出这栋楼唷。」
  听到这句话才想起他们都带着面具,好像亲下去也不会怎样,因此双方僵硬的、在众鬼见证下的、用面具亲了彼此。
  还可以听到底下的鬼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情况。」
  「跟我来吧。」那只娇小的鬼打断尴尬的两人,「接着带你们去我们的目的地,罗德岛。」(卡哥)
  --TBC--

今天晚上九点即将继续此篇的后续,欢迎更多人一起来参加!

2019/07/06 第一届雷艾安价
因为是长长长截图所以糊糊的!
但觉得不截图就显示不出笑点,所以辛苦大家了呜呜呜
还有我们玩了一个小时,期待下一次!
以下是整理过后的文!

安价规则
  1.由泥枫主编剧情,会在某些地方安插「骰子」或是「猜拳」。
  2.然后泥枫会骰数字或猜拳出来。
  3.当看到「骰子」或「猜拳」时,打出你们的想法,多荒谬都可以,但不开车,骰出来的东西一样就会采用那个想法。
  4.要先说出想法再骰东西。
  5.因为是现场打字,所以可能会咕一下下!
  
  艾玛猛地睁开眼,迅速起身发现雷也一脸痛苦的躺在身旁,头痛让视线无法清晰,过了一会才发现两人身处在森林里。
  发现两人身处在森林里后(虾哥),观察了四周有些昏暗的地方。转过身摇晃了雷的身体对方却没有要醒来的意思。艾玛稍微皱起眉头,心里冒出了一个念头。
  “那就一巴掌打上去。(yuki)”
  艾玛看着雷皱折眉头的脸,等等醒来会不会被雷回敬一拳啊?
  握紧了拳头,不管了,既然要打就要打大力一点------!
  闭上眼睛手掌还未碰到便被一只手握住,此时雷半开着眼睛有些疑惑的问:“「......你在干麻?」(虾哥)”
  艾玛明显没料到对方会那么快醒来,有些慌张的说:「不、只是、看着你的脸想打而已......」
  一阵尴尬的沉默在两人中间弥漫。
  「......话说回来,这座森林是怎么回事?」雷决定把话题拉回来,「为什么没有鬼存在的样子?」
  两人看着彼此后,“有默契的站起身打算为爱鼓掌(yuki)。”
  「好吧。」雷像是下定决心般,严肃的转过头看着艾玛,「我们来鼓掌吧!」
  「咦!!?在森林里鼓掌吗?」艾玛莫名其妙的看着雷,但对分却肯定的点点头。
  既然是雷说的那一定有其中的道理才对!艾玛便开始在森林里和雷一起鼓掌。
  边发出声响边走不到几秒,“远方传来了鼓掌的声音。(鸽哥)”
  两人朝着远方传来的鼓掌声靠近。
  为了混在其中两人手中鼓掌的声音更是不敢停下来只是逐渐变小声,直到爬上一颗比较高的树才隐藏在其中看那声音是什么。
  没想到一群的鬼聚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鼓掌声音此起彼落,中间的东西被高大的鬼挡住,两人决定......艾玛突然闪过一个想法。
  虽然这个想法可能荒谬,但还是说出心中的想法:“「呐雷,我们和他们做朋友吧......好痛!」(NE哥)”
  雷敲了一下艾玛的头,「我看我们先被当作晚餐比较快。」
  艾玛吃痛的揉着脑袋,脚不小心撞到一袋东西。
  「这个是......?」
  一个沉甸甸的袋子被藏在树上,雷小心谨慎的拆开,“发现里面装的是满满的手榴弹(NE哥)”。
  艾玛和雷两人吞了口口水,各拿出其中一颗,两人看着彼此。
  「雷......你现在和我想的一样吗?」
  「啊......但是他们的面具,如果无法炸开......怎么办?」
  雷看着沉默下来的艾玛,把装着手榴弹的袋子绑起来说:「我们先再靠近一点看看吧。」
  「嗯。」
  两人俐落的爬下树,看见两个鬼靠着树休息,丝毫没有要醒来的意思,他们决定“先不要用手榴弹了,悄悄绕过去(华哥)”。
  「艾玛!」雷压低声音,指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艾玛先是用小石头丢,发现没有动静才敢靠近拿起来。
  「这是......鬼的全套装备!!?面具还接着头发呢。」
  雷低着头思考,缓缓道出心中的疑虑:「艾玛......你不觉得,这整个过程很奇怪吗?为什么我们突然在森林起来,又看到鬼的村落,然后又看到这两件套装。
  「?你的意思是......」
  雷再次开口说出想法:“「我喜欢妳。」(走失哥)”
  艾玛瞪大眼睛,「呃,雷?你说什么?」
  雷拿起鬼的衣服自然的套上去,「我说我们先潜进去鬼的村庄看有没有线索。」
  「啊?咦?等等?你刚刚哪是这样说!明明就是我喜欢你!」艾玛慌张的抱紧衣服。
  「你既然听到了就别问我啊!」此时的雷已经戴上面具,别扭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艾玛不知所措的穿上手里的衣服也迅速带上面具,来遮盖脸上奇怪的燥热感。
  「......你现在什么都不用说,之后再说吧,我们先进去。」
  「......嗯。」
  还没踏入村庄,鼓掌的声音越来越大,映入在他们眼帘的是“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在结婚(风哥)”
  
  ——TBC——

【雷艾】夜晚的便利商店

/现代pa

/白话


  最近发生了一件很感兴趣的事情,所以决定在这边分享给大家。

  我居住的社区中有一间便利商店,因为位置设在社区里的关系所以人不多,店员也不多,很容易混眼熟。我很喜欢在文章创作不下去时抱着笔电来这家店......啊,忘了说明我是一位刚起步的小说家。

  晚上十一点过来买一杯热巧克力坐在位置上打字对我来说是家常便饭,由于热巧克力需要店员手动操作,久而久之我也和店员熟络起来。这样说其实不太对,是那位店员本身的特质很容易和客人们聊起来,任何年龄层她都可以让对方敞开心房,和对方开心的聊天。她有着一头亮丽的橘色头发,之前我问了对方:「是特意去染的吗?」对方愣了一下,随后露出有些少女的笑容,「不是,是天生的,但我男朋友也很喜欢我就没有想染成黯淡的颜色了。」

  原来她有男朋友。

  好吧,老实说那么可爱的一个女生没男朋友我才觉得奇怪,既然如此对方应该是一位很帅气的人吧,真想看看两位俊男美女站在一起的样子。

  「今天也来了吗?昨天也有看到客人您过来呢。」艾玛微笑着看着我,不等我说话便转身操作起制作热巧克力的机器。

  她叫做艾玛,别在胸前的名片大剌剌的展示给众人看,这个名字很像西方人会取的。咦,所以说外国人天生的发质是橘发并不奇怪囉?等等查查看好了。

  「嗯,每晚都这样麻烦妳了。」我从腰包里掏出钱,放在收银台上,讲出这句话时明显的看到艾玛抖了一下,这反常的举动让我忍不住向前询问:「那个......发生什么事了吗?」

  艾玛把做好的热巧克力递过来,有些沮丧的看着桌面,「事情是这样的......啊,这件事可能有点长,我们坐着聊吧?」看了看周遭除了我并没有其他客人后,艾玛放心的走出柜台率先走到座位区,我也随后在对面坐下。

  「我男朋友......你知道我有男朋友吧?」我点点头示意让她继续说下去,「其实这份晚班是我瞒着他偷偷做的,因为如果被他知道一定不肯让我继续来这家店工作,说什么女孩子一个人晚上很危险......我可是连熊都能打倒的人怎么可能会遇到危险!」

  听到这话我眨眨眼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只能保持沉默等艾玛再次开口。不过连熊都能打倒?这么瘦弱的女子看起来也才20出头,竟然连熊都能打倒?这个设定好想写进小说里啊。

  艾玛稍微叹了口气继续说:「不过今天被我男朋友发现了,他虽然没说话但整个人就一副『我在生气』的样子,这样虽然很可爱......啊不是!我没有特别的意思喔!只是他那个样子也很可爱......唔唔......」看着艾玛迳自慌张的样子我默默喝了一口热巧克力。好好妳这样子也很可爱,总之就是两个很可爱的情侣对吧?

  「咳,嗯,总之被发现了以后他坚持每晚都要骑车来接我下班。」

  「这样子很好啊?为什么不开心呢?」听了对方讲的话后只觉得是一位很贴心的男朋友而已。

  「就是这样子不好啊!其实我是住在离这个社区有些远的地方,他载我下班后一定会说住他家,可是晚上住男朋友家感觉会发生很奇怪的事......」说到后面声音就越来越小,甚至脸微红的没再开口,我只好试图诱导对方再次回答。

  「奇怪的事像是什么?」

  「唔......就是像......做、做爱之类的......」说出这个词艾玛整个脸埋在手心里,看样子是真的很害羞。

  我再次喝了口热巧克力想着难怪这件事愿意和我讲,两个女生确实比较容易聊这种事。咦?以为我是男的?难道我还没说过我的性别吗?顺带一提我也有男朋友喔。

  「不会啦艾玛,如果你真的不想做这种事可以和他说啊。」我决定开口分享自己的经历,「像我和我男朋友就约定好婚前不性行为,他也同意了我们才交往的。不过现在很多年轻人都怕身边的人觉得这是老一辈的思想,不敢开口和另一半说,现在就看艾玛你怎么想了,而且刚刚听下来妳男朋友很爱妳,一定会尊重妳的意见的。」

  「......真的吗?婚前没有性行为不会很奇怪吧?」艾玛从手指细缝中看过来。

  原来她是在意这种事啊,确实如果同侪间都做了,在别人的怂恿下也会跨过那条线。

  「不会很奇怪的。我和男朋友现在还没接吻过喔,我们约定好结婚前除了牵手和拥抱其他都不做。」

  「连接吻都没有?」

  「......艾玛妳现在露出一脸『怎么会有这么保守的人』呢。」

  「啊、啊哈哈哈哈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艾玛双手合十在我面前低下头。

  「也是啦,我们两个在现代人的眼里大概就是奇特的人吧。不过这样子聊过后艾玛妳还会担心吗?」

  艾玛坚定了眼神,微笑着看着我,「不会了!我已经想好等等该怎么和他说了,这杯我请你吧!非常谢谢妳愿意和我聊。对了,请问你叫做......?」

  我笑着看向碧绿色的眼睛道:「只要知道我是常在晚上带着笔电光临的客人就好了。」

  几分钟后门口停了一辆机车,一名黑发男子一脸冷漠的走进店里,手上还抱着刚脱下来的安全帽。艾玛看见后立刻和我道了再见并微笑着小跑过去,男子原本有些生气的脸但看到艾玛撒骄的抱住他,马上换成宠溺的表情摸了摸对方的头。抬起头和我对到眼,点了一下头便转过身我才知道他是在和我说再见,真是位礼貌的人啊。交替大夜班的人来到后艾玛坐上雷的机车后座,大力的和我挥手,我也同样举起右手和这对可爱的小情侣说再见。真的是一对俊男美女啊。

  和他们两位道别后脑海突然浮现创作灵感,看着桌上艾玛请我的热巧克力,嘴角露出笑容,偶尔这样子也不错呢。

  没错是偶尔并不需要每天都遇见这种事。

  隔天我一如往常拿着笔电准备打完剩下的份量,一进门就看到艾玛一脸愧疚的看着我,再举起一根手指指向座位区,视线顺着看过去便看到艾玛的男朋友坐在我昨天位置的正对面,双手盘胸在等着谁的样子。

  该不会是在等我吧?

  不对不对那凶神恶煞的样子是在等我吗?

  我慌张的看向艾玛,等等假装没看到客人是不应该的吧?别一副装忙的蹲下去整理柜子啊!黑发男子好像注意到我,举起手和我打招呼。

  ......好吧,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

  拉开椅子战战兢兢的看着男子,虽然想了很久却不知道对方到底想和自己说什么。

  「你好,我叫做雷。」男子点了点头,略长的浏海随之晃动。

  「你、你好。」仔细一看才发现对方真的是人称超级大帅哥,单单用这个词还有点不足够,和艾玛两个人真的是太相配了。

  「昨天我女朋友好像在和妳聊天时聊了一些事情。」雷缓缓开口说出今天来的目的,「老实说听到艾玛说婚前不性行为时还蛮讶异的,明明平常对这件事都闭口不提,昨天一脸胸有成竹的样子和我说真的很不可思议。」

  完蛋了,该不会是昨天的提议惹怒他了吧?不对呀我也没说什么,但仍缩起肩膀等待即将降临的斥喝。

  「所以我也下定决心了。」雷说到这里时停顿了下,等到和我对看时才再次开口:「我决定今年底和她求婚,会和你说也是因为你对艾玛说的一番话才让我下定决心要和她走完一生。」说完还露出浅笑看着正在偷瞄这边的艾玛。

  「咦?真的吗?恭喜了。」我略微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就因为昨天说的话就求婚?虽然有点想不到其中的关联性,但还是为他们送上祝福。

  雷尴尬的假咳一声,才说出心中的想法:「其实在艾玛说出那句话前我都不知道,原来他对于男女交往间的这种事这么困惑,我以为只要照着艾玛的想法把她摆在第一位就能让她安心,但我却不知道旁边人的声音会这么干扰她。所以为了让艾玛彻底放心才打算今年底就和她求婚。」

  唔哇,旁人听起来都好羨慕,这么真挚的话真想让男朋友也对我讲。

  「对了,提前跟你说这件事只是想当作道谢的回礼,记得别和艾玛说啊。」雷再次点点头和我道谢后便离开位置,走到柜台前摸摸艾玛的头后便回到门口的机车前等艾玛下班。

  我有点消化不过这些混乱的讯息,等回过神已经把自己的想法融进小说里,怎样都拆不开了。最后只得认命的送给编辑......算了大不了最后重写一便就是了。

  经过了三个月后我再度在晚上时抱着笔电前往社区里的便利商店,艾玛穿着便服坐在老位置等着我。

  「抱歉抱歉,今天有点晚了。」如大家所看到的,我和艾玛感情更好了,偶尔在艾玛下班的时候会像这样子在便利商店里聊天。

  「没事啦!我也才刚到而已。」指了指外头的机车,看来是特地拜讬雷载她过来的。我坐下后看着艾玛问:「不过今天特地过来要和我说什么呢?我记得妳今天没上班吧。」

  「嘻嘻,其实啊......」艾玛露出害羞的笑容伸出左手,「雷像我求婚了,预计下个月结婚。」

  看着艾玛开心的表情我也不由得激动起来,「咦!真的吗?恭喜你们!!对了,这么说来下个月就是12月了。」

  「对呀,所以这个,给妳!」艾玛满脸笑容的从包包里拿出一封信,「这是我们结婚的邀请函,跟妳的男朋友一起来参加吧!」

  我看着桌上的结婚贺卡还是有些不可思议,看着贺卡中两人美丽的照片,嘴角也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啊!对了!」艾玛突然大叫出声,我疑惑的看过去,「怎么了吗?」

  「妳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这时候总该告诉我了吧!」艾玛略微赌气的鼓起双颊。

  我愣愣的看着女子,几秒后才了然于心的笑出声,「也对,现在还用客人自称也太不成礼仪了,我叫做......」

  

  

  

  

  12月23号,看着礼堂里艾玛和雷幸福的交换戒指,两人正装的样子都格外帅气以及美丽。艾玛似乎发现了我,在誓约之吻前悄悄拉了拉雷的手,偷偷指了我坐的位置并对我眨眼睛,雷露出苦笑的抢过艾玛的主导权,神父一说完话就比艾玛还快一步的拦过对方的腰,在众人的拍手欢呼声下拥吻,等艾玛意识过来后也不甘示弱的环住雷的脖子,此刻幸福的景象我想大概是毕生都不会忘记吧。

  ------从此,两人过上幸福快乐的结局。

  这结局虽然老套,但套在现实里不觉得格外美好吗?

  我翻过手中自己写的书,看着最后一页,除了这几句结语还夹着当时艾玛和雷婚礼时的照片。阖上书后看了眼手机的时间,还有十分钟就是约好和艾玛见面的时间了,前阵子艾玛暂时辞了便利商店的工作,时隔这么多个月再次见面,我想今天应该可以看到可爱的小孩子吧。

  问我是谁吗?你不必知道我叫甚么,只要知道是习惯在晚上光临便利商店的客人而已。我想,搞不好你也可以在晚上时去便利商店看看,说不定也能遇见美丽的邂逅。

  「你在写什么呀?」

  「没事,我们赶紧坐下吧。妳抱着的这个小孩子该不会是......?」

  「嘻嘻,没错!我已经帮他想好名字囉,和你的名字里有一个字一样,名字就叫做------......」

  

  

  ---END---


2000我又来了------!!
(反反覆覆的)
才发现真的好多图忘记丢可以放上来

2000我來了-----!!!
是泥枫的小说魔法师pa的设定!!!
可恶差了一点呜呜呜呜

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把这四张丢进群里,最后窝囊的跑来这里发图
然后泥枫发现
泥枫的画有越来越沙雕的倾向(考前颓废期)

画上手就会一直画、Q版画风变幻不定、俗称高产枫的------泥枫------耶------[高举双手表情包]

其实更喜欢冬吉可惜不会画冬
第三对喜欢的组合!
他们太可爱了
还有纳特你有够难画